第1592章 天沟惊魂(五)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卷十二

威震一方

第1592章

天沟惊魂(五)

通道斜着朝下,众人前进的速度很快,盏茶的功夫,就已经前行了数千丈,姚泽暗自心凛,眼下应该早已在地下,看情形竟还没有到头的意思。

如此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前方诸人才停了下来,却见一面严实无缝的宽大岩壁挡住了去路,正当姚泽纳闷之际,白面男子身形一闪,就在岩壁之上连续拍打起来,“砰砰”闷响过后,整个岩壁蓦地青光狂闪不定起来。

众人一阵骚动,只见青光散去,一阵阵“轰轰”巨响扑面而来,姚泽心中也是一惊,岩壁早已消失不见,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数百丈大小的巨洞,而其中有十几道身影正在不停地挥动着手势,各色法诀从手中发出,那些巨响就在山洞中间不住地回荡。

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原本在里面正忙乎的众修士纷纷停了下来,其中有两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忙迎了上来,竟都有着仙人修为。

“雨前辈,这最后一道禁制有些古怪,我等什么方法都想过了,也未能破开,正打算用暴力慢慢消耗它。”一位身着葛袍的老者忙解释道,脸上毫不掩饰是忐忑。

“兰大人,此事……”白面男子没有回答,而是恭敬地对着一旁的青袍老者询问道。

老者面无表情地围着山洞转了起来,众人都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姚泽这才看清这山洞竟装饰的极为奢华,四周的岩壁画满了精致的图案,花草树木,人兽百灵,应有尽有,而地面上一片黝黑,竟似一片漆黑的水面,人踏在上面,还有种晃动的感觉。

这里的十几位修士应该都是奉命再次破解法阵的,一个个神情惶恐,却见那青袍老者转了半响,微微颌首,“暴力破解也是个法子,只不过还需要些手段才行……”

原本忐忑的葛袍老者听之大喜,连忙恭敬地问道:“需要什么手段,请兰大人指点,我等无不从命!”

“无它,血祭即可。”青袍老者脸上突然露出诡异地笑容。

“血祭?可我们没有准备血食……”葛袍老者见状,心中无由地一紧,忙解释着。

“呵呵,何须准备?此处不是已经有了么……”

青袍老者口中笑着,袍袖随意一拂,一道霞光闪过,葛袍老者就被携裹着飘在山洞中间。

“大人……雨前辈……”

葛袍老者手脚拼命地挣扎着,下一刻,“砰”的一声闷响,尖叫声戛然而止,一片血雾飘散而落,山洞中一时间一片死寂。

“大人饶命!”

“前辈……”

那十几位修士都吓得匍匐在地,扯着嗓子求饶,而白面男子他们都纷纷面露狰狞,同时朝着虚空一抓而落,顿时十几道闷响连连响起,无数血雾漂浮而起,这片空间的血腥气味随即浓郁之极,令人闻之欲呕。

五位体修模样的修士忍不住脸色大变,显然他们和姚泽一样,都不是属于这里的人,姚泽暗自心惊,却看到那些血雾落在地面之上,竟诡异地聚在一起,变成一个丈许大小的血球。

“出手吧。”

青袍老者默立片刻,突然点点头吩咐道。

顿时一同进来的众修士各自双手齐扬,一道道光芒在山洞中间交错辉映,“轰隆隆”的巨响充斥着整个空间。

那些光芒落在血球之上,一点点血星四散分溅,可诡异的是,那些血星甫一散开,竟再次朝中间汇拢。

出手的众人修为都极为不凡,甚至还有几位姚泽根本看不出深浅的,如此一起施法,这片空间都跟着颤动,那血球慢慢就变成血雾,随着各色光芒落在了漆黑的地面上。

“兹兹”声不绝于耳,原本漆黑如镜的地面竟突然变得起伏不定,竟似波涛一般。

姚泽见状,心中一动,看来那位青袍老者还真的是位法阵大师,随意指点一番,眼前的禁制就被彻底激发。

众人一时间都面带激动,一道道法诀在身前不住炸开,漆黑的地面也跟着变得波涛汹涌。

这种异像一直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看情形还会一直这样下去,一直冷眼旁观的青袍老者眉头一皱,右手蓦地一抬,半空中突兀地出现一张青色大手,五指都有尺余长,看起来青翠欲滴,朝着下方狠狠抓落。

这片空间猛地一颤,“轰”的一声巨响,似乎被巨剑一斩劈开,漆黑的地面竟剧烈地翻滚起来,下一刻,一个数丈高的门户突兀地显现,而所有修士纷纷收起手势,看着那门户,一个个面色激动起来。

姚泽在远处看的双目一眯,眼前这门户在三丈开外,一对银色巨门在这片漆黑空间中,显得很是刺眼,上面散发着阴冷气息,显得冰寒异常,整座门户就似深海寒铁铸就般,令人心生凛然。

青袍老者默立片刻,也没有回头,只是抬手摆了摆,立刻三位修士就上前一步,其中就有那位长脸男子。

只见三人各自手中光芒一闪,手中都多出一块青色玉佩,随着玉佩上光芒蓦地闪烁,三道青色光柱就从掌心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地就没入银色巨门中。

顿时一阵嗡鸣声响起,随着耀目的银芒蓦地流转下,长脸男子左手袍袖毫无征兆地一扬,一道青色霞光从袍袖中飞出,“轰隆隆”地巨响中,那对巨门竟缓缓地朝里面打开。

灰蒙蒙的飓风凭空出现,甚至还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死气狂涌而出,其中还夹杂着凄惨的嘶吼声,其余众人都面色一紧,却见前面三人手中一晃,各自取出形状不同的宝物来,铜锣、葫芦以及一株数寸高的青竹。

姚泽目光一转,就看出这三件宝物有些不凡,青色铜锣上面刻画着一对黑白相交的双鱼,虽然寥寥几笔,却也栩栩如生,随着光芒流动,竟似活过来一样。

而那尊拳头大小的金色葫芦就显得很是精致,表面金光闪烁,看起来就似纯金打造般,不过此时对方拿出,肯定不是世俗界那种富贵显赫的。

至于那株青竹,姚泽一时间没有看出是何种宝物,手指粗细的竹茎上,颤巍巍地生出一片指甲大小的竹叶,上面一道道银弧不住跳跃。

“雷电!”

他心中刚一动,下一刻,就见三人手势变幻,三道电弧就冲进了门户中,“噼啪”声骤起,那些灰色飓风就倒卷而回,而长脸男子三人没有迟疑,身形朝前抢出,转眼就冲进了银色巨门中。

青袍老者没有说话,晃动下就消失在原地,而在场诸人纷纷朝前涌去。

姚泽眉头一挑,转头望去,却看到那白面男子正冷冷地望着自己,当即也不再犹豫,跟着众人走进了巨门中。

一股股灰色雾气不住飞舞,带起道道邪风,狂风呼啸中,四周一片昏暗,无数道影影绰绰的虚影不住地发出刺耳的鬼嚎。

“魂修!”

姚泽只看的瞳孔一缩,眼前这些魂修不知道多少,而前方的三人面色紧张模样,显然这些魂修实力不凡。

关于魂修,姚泽已经领教过数次,根本无惧宝物攻击,此时长脸男子三人不住地激发手中的宝物,一道道电弧在身前浮现,形成一个硕大的电网,众人都站在电网下,那些魂修刚靠近,“噼啪”声中,就化为一道道青烟。

似乎有所默契,在场诸人都默不作声,跟着三人急速朝前移动,而四周的飓风呼啸声愈发狂暴,一柱香的时间过后,原本的电网明显有些黯淡了。

“兰大人……”长脸男子面色有些苍白,如此一直激发手中的那尊金色葫芦,消耗明显不小。

青袍老者面无表情地转头望过来,“小友,该你出手了。”

望着前方灰雾肆虐,姚泽双目微眯了下,双手一抬,两道紫色光团就脱手飞出,朝着灰雾中激射而去。

下一刻,连续两道“轰轰”巨响,空间中蓦地亮起两道电闪,一道更猛烈的飓风呼啸着朝前狂涌,方圆百余丈内,所有的虚影都凭空不见。

在场诸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姚泽也没想到,两颗紫雷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雷电对于魂修有着天生的克制,青袍老者见状,面上终于露出笑容,低喝一声,“快走!”

一时间众人都架起遁光,朝前疾驶,而每过百余丈,姚泽抖手就是两枚紫雷,十几个呼吸之后,前方已经隐约看到一座庞大的建筑物。

青袍老者口中发出“哈哈”的笑声,周身青光大放,似道闪电般,一闪即逝就冲进了那座建筑物内。

这是一座庞大的宫殿,大门全开,门前伫立着两尊玉狮,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诡异的,那些灰雾,连同无数魂修竟只在门口徘徊,根本就不敢靠近那两尊玉狮,姚泽跟着众人一口气冲了进去。

宫殿内布置的华丽堂皇,四壁刻满了奇花异草、万种生灵,众人刚进入其中,就有着怪异感觉,此处竟空荡荡的,只有四周角落里,各自摆放着一个圆台,上面站立着一道石人雕像。

姚泽心中惊讶,四处圆台都是法阵符文遍布,而四道石人看起来栩栩如生,面容肃穆,身上还都披带着黝黑铠甲,手中持着一根丈许长的粗戈,大殿内寂静无声,显得诡异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