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0.第1420章 莫渊的诉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别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就像今天这一次,我虽然不清楚你为什么要生气,可我不喜欢总是这样,事情可以说出来解决,像你这样不开口,我就比较不知道怎么办了,毕竟我不是很快开口问这些,也是我不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不开心了,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也能解决。”

凤九舞这话说出来,让莫渊心里忍不住震了震,张了张嘴,再次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突然想到那时候的媳妇,好像一句话都不说,沉默的让人害怕的地步,原本他以为,这个只是媳妇那时候身体有问题,所以才不喜欢说话的,可他现在才清楚,时间一点点累计下来,媳妇也会养成一个不想说话的习惯,自然对人际关系很不知道怎么处理。

莫渊张了张嘴,再次张了张嘴,可却不知道说什么,喉咙也就像是被人给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心里也痛的不停,明明这样的媳妇,就应该好好疼着,好好捧在手心里,可这样的媳妇,他做什么了,居然还那样,他真没用,即使他觉得他能力不错,可世界上比他有能力的人也有,现在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没用,他不应该这么耍小性子的,不应该这么耍小性子的,真傻,真傻……

莫渊把脑袋朝着凤九舞的反方向转了一下,桃花眼中浮起一丝微微的雾气,眼眶也有些红红的,低声开口着“媳妇,我没事,以后不会那样子了,你别生气,你也不用知道我怎么了,你别生气……”

凤九舞感觉到莫渊的情绪非常低落,心里莫名闷痛了一下,微微扯了扯红唇,苦笑了一下,莫渊这家伙,不知道怎么了,有些事情非要想太多,偏偏她也不知道莫渊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家伙这样,看的她心里也难受不已。

“莫渊,把头转过来。”凤九舞语气淡淡开口着,莫渊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不愿意,可见凤九舞要掰他的脑袋,连忙伸手擦了擦眼睛,随即就顺着凤九舞的手把头转了过去,他却自己不知道,他就算不流泪,可他一有想哭的冲动眼眶就会红,这种情况从他小时候就有的,而冷静悦也很想欺负自己儿子,让自己儿子哭几声,因为那样的莫渊,实在是很可爱,现在的莫渊,虽然没有什么,可在凤九舞眼中,这家伙表现出来的,就是可怜极了,就像是一个被人欺负极了的小可怜一样,这让凤九舞觉得有些好笑。

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莫渊那双眼睛,她的脑袋就忍不住闷痛的一下,脑中也闪过一双同样差不多的眼睛,可那双眼睛却比莫渊这双没有一点神采的眼睛好看多了,而且那双眼睛,充满了懵懂跟委屈,两双眼睛明明看起来很一样,却有些天差地别,那双眼睛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一样,而莫渊,他不是那样的性格,可却很会撒娇。

也就一下,凤九舞脑袋里的那双眼睛不见了,而对上的是莫渊那没有一点神采的眼睛,莫渊那样子,就像是他能看到她一样,直直朝着她望过来的那种。

凤九舞心里跳了跳,虽然不清楚自己脑中为什么会闪过刚刚那双眼睛,可她确定自己没有见过那双眼睛的主人,顶多那双眼睛的主人很像是莫渊还没有看不见时候的眼睛,不清楚,也有些搞不明白,凤九舞索性把这个疑惑给放在了心里,到时候再好好想一下,当务之急,还是解决莫渊的问题好一些。

随即凤九舞低声开口着,“告诉我,怎么了?嗯?”凤九舞后面那一句话颇有些哄小孩的样子,莫渊缺没有计较那么多,也是因为凤九舞的这声音,他心里更加难受了,可听着自己媳妇那样,他觉得他也应该把一些事情给说清楚,如果得到媳妇的同意了,那他就可以放心了,如果自己不同意,那他就再让自己媳妇把他放在心里深处了,他再跟自己媳妇说起这件事情,他们算起来才认识两个月,只要结婚证还在,自己媳妇还是他的媳妇,那他就有先机能让自己媳妇喜欢上他。

莫渊沉默了好一会儿,凤九舞也不逼他,而是目光灼灼盯着莫渊,等着莫渊接下来说的,她笃定莫渊会开口,莫渊不是那种不会把心事压在心里很久的那种人。

莫渊张了张嘴,随即在凤九舞的视线里,他开口了“我,在你把我穴道给封了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感觉自己挺没用的,眼睛看不见了,可如果连喉咙也说不了话了,那是不是就配不上你了,假如我眼睛治不好了,眼睛看不见了,可能也连走路都走不了了,我就配不上你了,即使我身体完好的时候,也有些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你是修真者,你什么都清楚,你会炼丹,炼器,阵法,结界,容貌,家世,你什么都好,让我感觉,自己有些没用了,如果没有遇上你,我的眼睛可能一辈子斗治不好了,也可能那时候我就死在了落日森林里面……

以前我没有想过我比不上别的男人,我觉得我的能力不错,地位不错,容貌也不错,可能从小到大没有受过什么这些委屈了,我想的有些多了,你认识思仇,思仇容貌虽然比不上我,不过也就差一点点,如果他身体好了,脸色不那么苍白了,可能就跟我不相上下了,家世也差不多,能力我不是很清楚,我没有太了解他,不过从小到大他就自己创立了一个组织,还是在世界上排的上名的,我在他那个年纪的时候,还在跟着母亲东奔西走……

也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他比我先认识你,比我了解你,我嫉妒他,他喜欢你,这个谁都清楚,那人,也没有掩饰过自己的心思,你这次还要去他那边,我想跟着一起来,我担心他会对你怎么样,我很放心媳妇你,可我不放心那个人,更何况那边还都是他的人,我说的这些,确实很婆婆妈妈的,这个我知道,可我还是想说,从落日森林回来,我总有一种感觉,你会离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