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有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二合一】

到底是长大了。

张汉心中感慨万千。

这要是换做萌萌小时候。

张汉此次想要离开,那根本不可能。

但同样,张汉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女儿。”

张汉轻叹口气:“爸爸不是怕有什么敌人,而是担心遇到恶劣的秘境等等,在星界,星河的地域中,秘境无数,但在那些荒芜星域,秘境更多,稍有不慎,我就会照看不好你。”

“我知道了。”萌萌嘀咕着说道:“反正这次我不去,下次我肯定可以去。”

很自信的语气。

张汉欣慰一笑:“好,我女儿以后肯定厉害。”

“哼。”萌萌轻哼:“瞅瞅你,就不能吃完饭再说,弄的现在人家都没胃口了。”

张汉笑着说道:“我女儿现在长大了,再有两年可就是成年人了,哈哈,女扮男装也这么漂亮,难怪给人家小师姐给迷住。”

“哎呀,一说这个我就有些别扭。”萌萌咧了咧嘴说道:“小师姐追我追了好久,我都有些没办法了。”

“你的处理方式挺好的。”张汉笑道:“女伴男装在外面有些情况也的确能保护自己,关键你这么漂亮,如果是平时的打扮,不知会有多少人日夜惦记你。”

“漂亮不还是因为你和妈妈基因好。”萌萌嘟囔道。

休息了几分钟,又拿起筷子,对着前面的美食开吃。

倒是大黑,全程在旁边吃的合不上嘴,这个香喷喷的啊。

“在楚家那边,有几个宗门挂了悬赏,在浩天星界,估计还能找回来一批人。”张汉将楚家那边的情况说了下:“菲菲,陈川,莉莉,梁浩,现在已经有十几个人在楚家那边,我打算送你过去,然后在去接你妈妈,其实就像是我们在地球上,你妈妈出差,我去接她,这么简单而已,你可以理解为路途遥远,爸爸不想让你折腾。”

“那爸爸你哪天出发,我想你多陪我几天。”萌萌可怜兮兮的说道。

“那可定要好好的陪陪我大姑娘。”张汉笑着说道:“这么多天没见,可给爸爸想坏了。”

“那你看,咱俩谁跟谁啊!”萌萌笑嘻嘻的说道。

气氛渐渐愉悦起来。

这也是张汉的打算,先将事情说了,他知道萌萌肯定会理解的,因为她也非常担心紫妍的情况,这次也非常懂事。

有所心里准备,他离开的时候,萌萌的情绪也会好很多,不然的话,突然得知自己一个人要出行,那会更难受。

愉悦的时间过的总是非常快。

萌萌和张汉在院子里聊了大半夜,大黑在旁边打着呼噜。

聊天的话题,简直多的不行。

“爸爸,我还记得呢,特别清楚,我小时候你打我屁股。”

“那不可能!”

“真的,我都哭了。”

“你记错了,我没打过,只是轻轻的拍几下,那可不是打。”

“怎么不是打呢,哼,要不然我也不能记得啊。”

“是你妈妈打的吧?”

“......”

“我小时候就记性好,当时你追妈妈那时候,可都在我脑海里呢。”

“你是不记得你有段时间有多淘气,很毒舌,说话呛人,什么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杖责八百,尸沉大海,这都是你说的。”

“.......”

“爸爸,我想躺你腿上睡觉。”

“躺着吧,好好睡一觉。”

张汉坐在长椅上,萌萌躺了下去,脑瓜枕着张汉的腿。

大黑又变成了熊风然的模样,躺在另一头,不过就没有这种待遇了。

很快,萌萌像小时候一样,呼呼的睡着了。

张汉意念微动,将四周的温度和湿度,控制在人体最舒服的环境。

他低头看着萌萌的脸颊,目光中折射着柔和的目光。

父爱如山。

知道的,都会感觉很温馨,可不知道的......

次日,朝阳初升。

一道身影从远处飞来。

“张师弟!”

“我来找你了!”

“有事情和你说。”

“啊!”

当看到张师弟,那位新来的小师弟,还有熊风然,三人在一张椅子上。

小师姐脸色大变,她呆呆的看了半响,心中委屈,落荒而逃,表示:我太难了......

这人怎么就变成了三个?

天呐!

本来一个熊风然都很难处理了,结果张师弟又来了个新欢。

该怎么办,才能让张师弟的性取向回归正常呢?

小师姐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这是旷世难题。

“我一定可以的,加油!”

小师姐深吸口气,想起今天的准备,她转过身,毅然决然的飞向萌萌的宅院。

隔着大老远,她便喊道:

“张师弟!张师弟!我找你有事要说。”

“额?”

萌萌睁开双眼,这一觉睡的太香了。

她有些迷糊,不过看到小师姐,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手掌立马在脸庞上抹了抹,涂上一层荧光粉,顿时又有点像男子了。

“小师姐,你怎么来的这么早?”萌萌打招呼道。

“小师姐你来了?”张汉笑呵呵的说道。

“噗、”萌萌抿嘴失笑。

真是的。

一大早上就惹人开心。

“哼!”

小师姐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张汉一眼,大黑还在旁边打呼噜,它睡的更香,这都没醒。

“张师弟。”

小师姐看向萌萌,目光又柔和了起来,她轻声说道:“你跟我来,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讲。”

“什么事啊,就在这儿说呗?”萌萌随口说道。

“嗯......不行。”小师姐神态有一丝忸怩。

“哎,行吧行吧,真服了你了,什么事还得悄悄说。”萌萌站起身:“咱们去房间说,你得快点啊,我还没洗漱呢。”

“很,很快的。”

小师姐跑过来,拉着萌萌进入房间。

嘶!

小师姐的呼吸顿时就急促了。

咯噔。

萌萌突然感觉有点不妙。

“我不想听了。”萌萌突然说道。

“别。”

小师姐立即说:“只要你听我说完,我以后就不会来烦你了。”

咦?

萌萌感觉这个不错,便点点头:“行,你说吧。”

小师姐的脖子红了,红霞渐渐爬上脸庞。

她挥手设下隔音层,防止神识侦测的防御层。

这些都挡不住张汉。

但张老怪看两眼似乎就明白了什么,有些错愕,立马中断了查探。

房间内。

小师姐的双手放在衣领上,一动。

特殊的衣服突然全面散落。

白、挺、翘。

“张师弟,女人,对男人才有吸引力,男人和男人有违人伦,不行的,小师姐愿意为你......我可以为你尝试,我们,双修吧。”

“啊!”

萌萌惊呼一声,双手立马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但随即她反应过来。

不对啊,我也是女生啊!

她的手指伸开一道缝,看了眼,又挡上了。

比自己的大。

哼。

“你看。”

小师姐漏出了开心的笑容:“你害羞,你偷看,说明女人对你的吸引力才是最大的。”

“不不不,小师姐,其实你一直误会我了。”萌萌说道。

“我没误会。”小师姐说道:“你是让我唯一动心的男人,我喜欢你,我们要成为道侣。”

“你别这样,不好。”萌萌苦笑道。

“很好的,张师弟,我都听说了,男欢女爱是非常美妙的事情,来嘛。”

“别。”

“你来嘛,只要你今天尝试一下,你以后如果还不想看到师姐,那师姐就不出现在你眼前,好不好?”

“小师姐,哎。”萌萌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真不能答应你。”

说话间,萌萌突然放下双手,很自然的看着小师姐。

她从萌萌的眼睛里,没有看到任何欲望。

一时间心中凄凉。

为什么?

难道自己对他真的没有一丝兴趣?

“我不管,你看了我的身子,你就是我的人,我一会儿就去找我父亲说这件事。”

小师姐突然耍赖。

这都是早都考虑好的事情。

可她万万没想到。

“小师姐,这是何苦呢。”

萌萌的右手按在了盘起的头发上。

哗啦啦!

长长的秀发,披散开来。

配合精致的五官,简直就是个逆天的小鲜肉。

可随着面庞一阵光芒闪烁。

小师姐惊呆了。

那是怎样一个精美的脸颊。

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女,盛世容颜,让人自惭形秽。

”你你你!”

小师姐呆滞当场。

“小师姐。”

萌萌用了自己的本音,声音轻盈悦耳:

“我本来就是女生,怎么可能会答应你啊。”

“我、呜呜呜,你骗人!”

小师姐的世界观仿佛崩塌,她立马穿上衣服,掩面而去。

“哎,心累啊。”

萌萌走出房间,叹道;“第一个这么死心塌地追人家的,竟然是个女生。”

“过几天就好了。”张汉看了眼那位小师姐的背影。

“爸爸,走,今天带你在兰凌峰这边转转。”

萌萌挺胸抬头,简直雄赳赳气昂昂。

“好,看看我女儿的地盘。”张汉笑着说道。

“喔喔喔。”

“俺也去。”

大黑睡醒了,屁颠屁颠的跟在身旁。

走出自己的宅院,顺着山路,向山下的建筑群走去。

萌萌住的地方也换过了,比普通弟子的不知好多少倍。

路上,碰到的第一个弟子,是前几年的内门弟子,看到萌萌后打招呼道:

“张师弟好。”

以萌萌在兰凌峰的地位,没有点本事的弟子,见面都会礼让三分,萌萌在兰凌峰,差不多和大执事平起平坐。

在往上,那可就是护法级的了。

“嗯,好。”

萌萌已经恢复成平时的打扮,此时淡淡点头,面色有一抹傲然:“有赏。”

嗖!

一道流光闪过。

四阶灵宝,一把三尺青峰,飘到了打招呼那人的身前。

嘶!

打个招呼,就得到了四阶灵宝?

“谢谢张师弟,谢谢张师弟。”连连道谢。

萌萌继续向山下走去。

“张师弟早啊,能看到张师弟,真幸运。”

“早。”萌萌用鼻音嗯了声:“有赏。”

四阶灵宝长剑再次出现。

被打赏了出去。

心情大好之下,萌萌简直看谁都顺眼。

走了两个小时的路,打赏出去一百多个灵宝。

对萌萌来说,这都是小意思。

小丫头现在可是非常有钱的。

只是这种状态的心情没有维持太久。

三道身影,从侧面快速飞来。

为首的是一位长脸男子,他脸色冷漠,目标直指张汉这边。

不用想张汉也知道,他们是来找萌萌的。

感觉好像有点来者不善?

“张寒阳,我家少主让你去一趟。”为首的长脸男子淡淡说道。

“谁家少主?”萌萌惊疑一声。

“我家少主!”男子沉声说道。

“你家什么?”

“我家少主!”

“你什么少主?”

“我家少主!”

“你家有多少猪?”

“我家有......”男子顿时反应过来,大怒:“你耍我?”

“我耍谁?”

“张寒阳你找死不成?”长脸男子脸色阴沉的可怕。

听的张汉一阵怪异,总感觉这小子是在和自己叫嚣。

但实际上是在和萌萌说话。

萌萌在这里叫张寒阳。

可是这更不行啊!

“有事说事,没事滚。”张汉皱眉说道。

有些不耐烦,对付眼前这几人,他甚至都到达不了出手的程度,意念分分秒也就能杀了。

“张寒阳。”

长脸男子看向萌萌,冷声说道:“你最好识相点,能让我家少主召唤,对你来说已是莫大荣誉。”

“你家少主是谁?”

“明知故问吗?”长脸男子说道。

其他几人附和:“你小子老实点,少主玄尘,在赤霞宗年轻一代的弟子,是山南第一人,他要见你这个区区新入门的弟子,你还敢不去?难道不想要赤霞宗混了吗?”

很狂傲,但他们有狂傲的资本。

四周远处看到他们的诸多弟子,有几年的老弟子议论纷纷;

“是玄尘的几个跟班手下。”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是在找张师弟的麻烦吗?”

“哎,我早都说了,玄尘一直对兰凌峰大小姐比较喜欢,而最近大小姐貌似在追求张寒阳,这件事肯定纸里包不住火,玄尘听说能无动于衷?”

“这次来找张寒阳,肯定会给一些教训。”

“教训未必啊。”有人轻叹:“玄尘手段高超,或许用一些手段,就能让张师弟颜面大失,不敢出现在小师妹的视野内,你以为玄尘为何那么出名,宗门内,不知有多少优秀天骄在他手里吃过亏。”

“......"

张汉略微一听,就知道那个玄尘是何许人物。

只不过是弟子中比较优秀的罢了。

赤霞宗剑峰有山南和山北之分,玄尘被誉为近代弟子中山南第一人,听上去好听,也只不过是新人中的拔尖存在。

”张寒阳,别给脸不要脸。“长脸男子冷冷的说道。

张汉眉头皱起。

萌萌目光微凝。

然而......

“俺去你娘的,臭傻逼。”

众目睽睽之下,熊风然化作一道流光,快速冲去。

扬起硕大的拳头。

砰!

一拳,将那位带队的长脸男子砸的吐血,倒飞千米,坠入一座小湖中。

“你敢动手?”

“熊风然,你找死!”

其他几人怒不可遏。

然而实力却没多少,注定是当狗腿子的人。

砰砰砰!

大黑的硬拳砸下。

几人无一例外,全部倒飞而去,落入湖中。

“垃圾。”

“这么弱,也敢出来在你黑爷爷面前嚣张!”

“再有下次,打死你们!”

大黑一边对他们竖起中指,一边哼哼着说道。

远处的议论声更大了。

“熊风然他疯了吗?”

“敢对玄尘的人出手。”

“以熊风然的智商,还不是分分钟被玄尘玩死,熊风然他在御兽峰本来就不受宠,甚至不招待见。”

“......”

“回去告诉你家少主。”萌萌目光冷清:“我张寒阳,岂是他想见就见的人?想要见我得排队!”

说的这个大气啊。

听的张汉甚至觉得萌萌非常可爱。

一口一个我张寒阳怎样怎样的,还挺有趣。

在很多看热闹的目光中,那几个人快速逃开。

“真是神经病啊。”

萌萌嘀咕了声,又拉着张汉的手臂,说:“咱们去小荷峰看风景,这里有几个好玩的地方,我们先看看。”

萌萌打算带张汉在这里玩两天,观赏下好看的地方。

“浩天星好大啊。”

萌萌说道:“我现在都没怎么在宗门逛,就熟悉兰凌峰和御兽峰,听说四大宗门,在浩天星的占地面积,总共还不到三成。”

“浩天星的确很大,等爸爸回来,带你和妈妈在这里好好玩玩。”张汉笑道。

“好哒。”

继续向前面逛。

刚来到目的地的山脚下,便看到前方森林边缘,一块巨石上,正站着一位腰间挂剑的白衫男子。

他看了眼萌萌,淡笑一声:

“我是虚航。”

他说的是‘我是虚航’,而非我叫虚航。

别小看这一个字眼,这说明此人最少都是有名气的高手。

具体是不是,有待商榷,不过在他自己心里,肯定是这样。

“玄尘最得力的手下虚航,我听说过。”萌萌淡定自若的说道:“怎么?想要找我打架?”

“不会。”虚航摇摇头:“我只是过来,警告你一声,不要在继续玩火,否则下次,就不会这样平静了。”

“先礼后兵,是我所喜。”

虚航淡淡说道:“别以为你在兰凌峰比较受宠,就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

“这是最后的忠告,切记。”

说完虚航转身离开,身法飘逸,有点气势。

“爸爸,大黑,这种人都根本不用搭理。”

萌萌说道:“他们自以为是,好像天下无敌了似的。”

“玄尘是谁?”张汉问道。

“就是个比较厉害的弟子呗,反正我也不太清楚,也从来都没见过。”萌萌嘀咕着说道:

“算了算了,别让不相干的人打扰我们的心情,不值得。”

萌萌也克制了下,因为张汉。

张汉也忍了忍,因为不想影响萌萌的心情。

大黑没吱声,因为刚才出手打人,让气氛都沉闷了几分钟。

想想算了。

若不是他们这种心态,那位虚航,怕是要怀疑人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