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第1710章 撒娇小坏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叶伊闻言,心头一动。

确实,现代科技最大的进步就是让古代人无法想象的东西变得轻而易举。

现代人的体能或许远不如古人,可是现代人有各种现代武器,并且这些武器——和刀不同,不管是握在女人手里还是小孩手中或是成年人手里,AK47永远是AK47,不会因为握着它的人很弱小就杀伤力打折!

同理,导弹之类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制造、使用原理或许需要科学家用多年时间慢慢学习,可是使用方法却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连小孩子都会!

“现代科技下,普通人也能拥有秒杀古代大能的实力,”白思凡说,“所以现代科技对上修真界,未必就一败涂地。”

“你说的很对,”叶伊说,“从成本核算角度看,现代科技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能让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平民学会操纵杀死百万人的武器,但是古代修仙文明的人才选拔却是层层叠叠万里挑一然后再用至少几十年的时间教他入门,上百年的时间让他成为真正的修士……”

“所以说,我对我们有自信。”

白思凡补充说一句:“当然,如果是怼上和神话传说中一样的牛逼大神,现代科技还是很难的。不过从金字塔理论出发,这些能够进入传说的牛逼大佬即使是在修真界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估计上亿人才能出一个。假设修真界有七十亿人口的话,真正可能对我们的现代科技构成威胁的人应该不足一百个。”

他眉飞色舞地说着:“但是我们却可以——全地球动员起来,至少能发动十亿军队!十亿对一百,就是纯消耗也能把他们给耗死!”

“……我觉得你有成为战争疯子的潜能。”

叶伊揶揄。

白思凡却很认真的说:“一个人的死亡是悲剧,而千千万万人的死亡只是统计数字。这就是人类社会永恒的主题,战争不过是数字的堆砌,虽然每一个参与战争的人都是悲剧。”

“……你说的很对。”

叶伊情绪有些低落。

白思凡的每一句话都是正确的,但也正因为他的每一句话都很正确,叶伊的心情才格外沉重。

“如果你不是我的朋友,一定会成为我最不想面对的敌人,”她略带伤感地说着,“因为你太聪明也太透彻,什么都看穿了。”

“我一直都看得很穿。”

白思凡笑眯眯地说。

叶伊笑了笑,转而看向叶天宇的胳膊:“他的胳膊和普通人的胳膊有什么不同吗?”

“这个问题……”

白思凡仔细研究一番,说:“这家伙的细胞可能和我们都不完全一样。”

“咦?”

叶伊露出不掩饰的惊讶。

白思凡指着断口,说:“发现没有,他的细胞的修复能力比一般人更快。”

“……”

叶伊愣住。

她发现叶天宇的胳膊虽然从身体脱离,但是断口处却没有鲜血流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这说明他的细胞修复能力比普通人要强无数倍,并且这种高强活性是离开本体以后依旧可以维持的,所以才会出现他已经死了很久了但是他的胳膊还是不流血。”

“好奇妙。”

叶伊兴致勃勃的说着。

白思凡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体内的微生物群落也和我们完全不一样。”

“哪一种的不一样?”

“人并非单独的个体,每个人身上有至少上百亿的微生物菌体居住,”白思凡说,“依靠这些菌体的平衡,人体这个工厂才能正常运行,但是他的体能和我们完全不同,所以我相信他体内的菌体也和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只有经过这样的由内而外的彻底改变,他才可以拥有超越我们日常的体能的力量。”

“……虽然听起来很复杂,但是微妙的觉得很简单。”

白思凡闻言,大笑,说:“因为有些时候有些道理并不一定非要说得透彻明白才能让对方明白我的意思,胡扯也是没问题的。”

“……我觉得你是故意的。”

叶伊笑了笑,走出实验室。

白思凡顿时变成看到花姑娘的流氓,围着叶天宇的胳膊疯狂流口水。

“这个皮肤韧性……这个肌肉硬度……还有细胞的构成……鲜血的微生物含量……我真是太幸福了!哈哈哈!”

……

听着背后传来的扭曲笑声,腾蛇忍不住提醒叶伊:“你确定这家伙不会把事情搞砸吗?”

“我只担心他太兴奋,把叶天宇的胳膊拆成细胞级的微小颗粒。”

叶伊对白思凡的职业道德还是很有信心的。

腾蛇却听得越发的不寒而栗。

这个家伙是真正的科学狂魔,之所以能忍住不把自己拆解了,多半是因为自己有个好主人,外加那家伙打不过主人。

想到这里,腾蛇拍马屁更加用力了。

“主人……”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快说,你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叶伊当场拆穿了腾蛇。

腾蛇委屈巴巴地说:“人家只是突然意识到主人你真的好厉害好善良,人家才没有……没有……对手指……”

“你想对手指撒娇也得有手指给你对!”

叶伊揪起腾蛇的小翅膀,说:“陪小绿玩一会吧。”

“恩恩额。”

腾蛇麻溜的更小绿开始你追我赶的白痴游戏。

叶伊看着他们如此活泼,又开始想念小白这种大猫了。

正当思念成灾时——

“主人!”

小白的声音突然响起耳边。

叶伊还没回过神,一只罕见的纯白的雪豹扑倒她怀中,因为是亚成体,小白的身体只比普通的断奶的雪豹幼崽稍微大几圈,纯白的皮毛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奶味儿,真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主人!”

小白拼命舔叶伊撒娇。

叶伊受不了这小可爱的娇憨,抱住小白蹭脑袋:“怎么回事?”

“想你了~”

小白娇气的说着:“为了和主人见面,我可是冒了千辛万苦才来的。”

“谁送你过来的?”叶伊问。

她担心小白遇上危险,早早打发唐政带它回国了,依照常理是不可能在清迈见到这个撒娇小坏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