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2.3189、一击灭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啊——”

林雨桐惊呼出声,满脸的震惊。

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跑到灵山来,是为了叶轩……也就是叶开的事情;尽管,她跟叶开之间的婚约已经解除了,但是叶开对她来说,肯定不是像路上随便碰到的那种路人甲。

相比而言,还是有点特殊的。

可是,眼前的男人,跟叶开到底是什么关系?

想到叶开没有灵根,却依旧修为暴涨,现在更是远远超过了她,每次想起来,要说没有一点后悔,那是在欺骗自己;那么,那个始终抱着小女孩的人,难道会是叶开的师傅?

“哼,老夫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钟双发心头震动了一下,但很快就否认了。

因为挖取别人灵根,在洪荒修真界同样是被万人唾骂的邪魔行为,他作为灵山的大长老,被人知道自己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时候,还怎么在灵山立足?

叶开摇摇头:“看来你是不会承认的了,我也不需要给你拿什么证据,我已经搜索了叶静闲的识海记忆,她记得的,我都知道……是不是你干的,你清楚,我也清楚,那么,你是打算先让你的这些无辜同门为你战死,还是你自己站出来,我打到你说为止?”

一名灵山长老喝道:“放屁,灵山大长老岂会干出这种道德沦丧,禽兽不如的事情来?你这是在血口喷人,像你这种滥杀无辜的人,绝对是个魔头,大家不用跟他废话,列阵,将此僚就地斩杀,为刚刚死难的同门报仇!”

“大天罡阵,合!”

“杀!”

叶开眉头一挑。

他现在是大巫之身二重,凰复活之后,神魂随之强大。

他感觉的到,大巫之身也有所精进,龙肉、麒麟肉、妖丹这种好东西对普通人来说,吃一点都能修为大涨,而他都已经吃了好多了,自然不会原地踏步。

然而,面对九十名金丹高手联合起来的攻击,他依旧是不够看的。

但,这不是还有凰吗?

“唰——”

被她收入体内的朱雀火羽召唤出来。

这是真的迎风见涨。

瞬间从只有小小鸡毛那么大一条,变成了比不远处那飞艇还要大一点的火红羽毛,上面还燃烧着烈火。

“啊——,那是什么东西?”

飞艇上的灵山弟子看到朱雀火羽的时候,震惊的都要呆掉了,太漂亮,太华丽;而那羽毛上的精神波动散发出来,仿佛能将整片大地的生灵都活活的压死。

让人透不过气来。

“唰——”

叶开和凰直接跳上朱雀火羽。

“咻——”

朱雀火羽冲上天空。

再次变化,成为铺天盖地的火影。

一头朱雀神鸟的虚影在空中游弋,发出嘶鸣。

紧接着狠狠的拍下。

下面,将近一百人的灵山战阵,全部在朱雀火羽的攻击范围之内。

而当巨大的羽毛砸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精神都被震慑住,连抵挡一下的意识都没有了,手脚僵硬,胆气全破。

“轰——”

朱雀火羽狠狠一击。

如天上流星坠落,如九天火海降临。

整个山头都被拍碎。

灵山的天罡战阵,在这种级别的攻击之下,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余地,几乎瞬间就被秒杀,狠狠的拍死当场,神魂俱灭。

巨大的山峰,彻底变成了沟堑峡谷。

这种场面,何止是震惊?

简直是恐怖。

与此同时,钟启航、林雨桐等人乘坐的飞艇,也被这一波朱雀火羽的攻击余波扫到了,整个飞艇都在空中翻滚,烧起熊熊大火,直接就毁掉了。

所有人都被甩了出去。

好在这些人都是灵山的弟子修为虽然还没有到能御剑飞行的地步,但是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摔还是摔不死的。

只是人在半空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叶开那边的情况给震惊到了,这还是人力能达到的破坏力吗?刚才那巨大的羽毛,那九天的凤鸣,到底是什么东西?

“啪嗒啪嗒!”

灵山弟子像下饺子似的掉落在山谷之间的林地。

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只剩下一小片高高耸立的山岩绝壁之上……整座山峰,就剩下这一面了。

而上面,站着两个人。

一个叶开,一个钟双发。

还有一个凰是被抱着。

没说错。

“如你所愿,他们都死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吗?”叶开站在距离钟双发只有五米距离的位置,平静的说道。

仿佛刚才一击杀死九十位金丹高手,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当然,这的确不算什么。

当初在炎黄世界外面,他甚至坑杀了神界三分之二的神皇和神帝。

那数量,达到了惊人的几万。

区区九十个金丹算得了什么?

可实际上,杀人的不是他,是凰!

钟双发是个聪明的人,也是非常惜命的人,见识过叶开如此强大的实力之后,他的内心之中再也兴不起动手的念头,他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只要稍微动动念头,自己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下一刻,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叶开的面前。

光棍吧?

有点不要脸吧?

刚才明知道同门出手可能会有危险,他没有阻止,现在,他连动手打一下的勇气都没有,直接就跪下求饶了。

“爹!”

山谷中的钟启航,一脸痛苦的看着那边的人。

林雨桐美眸眨了几下,心中惊涛骇浪,却又崇拜无比。

她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达到那样的高度。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叶轩的灵根在哪里?”叶开再次问道。

“前辈,饶命!”钟双发直接求饶,“您说的那个灵根,不……不在灵山。”

“不在灵山?那在何处?”

“在……青州州牧的儿子,李沐阳的身上。”

叶开一听,皱紧了眉头。

青州州牧现在正在通缉他啊……这么说来,倒是能说得通了,他一个高高在上的青州州牧,等于一省之长的存在,居然为了下面一个作死的城主,来通缉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原本有点想不通,现在明白了,原来是他早就认出了自己。

可是青州州牧的势力,比灵山还要大的多。

手下必定高手如云,想要去青州州牧府上将他的儿子抓出来,这难度就有点大了。

这个时候,钟双发忽然说道:“大人,我知道这次李沐阳也会加入葬仙谷的探险,去州牧府很危险,但是在葬仙谷从他身上找到灵根,就要容易的多了。”